English   |   校友会 ● 基金会
推荐新闻

湖大学人

您的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湖大学人  >  正文

齐国凡:化石木研究填补国内空白

作者:吴珊   编辑:王义芳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6/09/19

恐龙化石是世界上巨大的动物化石,化木石是世界上最大的植物化石。日前,以介绍这种远古树木化石的科普性专著《惊世化石木》出版,该书作者、今年91岁的湖北大学教授齐国凡说,国内当前研究化石木的学者凤毛麟角,“我后半生都在为这个石头而活,所有的经验都要留给后人。”

 

 

90岁出新书:毕生经验要传给后人

《惊世化石木》一书主要依据齐国凡教授1984年在武汉新洲阳逻地区发现我国迄今唯一的被子植物化石木群后,所做的研究与结论写成。全书27万余字,介绍了化石木的形成、构造、发现和分布,被子植物的形成、古代九种新发现的被子植物特征以及气候环境等等。

化石木学是一门边缘性交叉学科,国内迄今为止从事化石木研究的专业学者不超过10人,研究化石木尤其是被子植物化石木的书籍更是微乎其微。齐国凡说:“《惊世化石木》以通俗易懂的文字和图片展示了当前发现的主要被子植物化石木,我希望将多年来积攒的知识和文化传给后人。”

2014年距齐国凡发现被子植物化石木群整整30年,恰逢我校近年来为加强通识教育拟出版系列通识教材。齐国凡以此为契机,从2013年开始动笔,“我长年住在梨园医院,身体好就多写一点,”在学校相关部门经费资助和师生帮助整理资料后,2014年全书初稿完成,今年4月首次印刷。

91岁的齐国凡老人身体健硕、说话中气十足,“写作也锻炼我的思维,我现在还在写一本自传性质的新书,争取早点完稿。”

60岁后的科研生活:

发现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被子植物化石木群

齐国凡是浙江温州人,1957年毕业于吉林省长春地质学工程地质系,其后参加过长江葛洲坝水库等大型水利枢纽的坝址工程地质勘查,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批斗与平反,1979年任教武汉师范学院(原湖北大学),同时担任湖北省地震学会、地质学会等相关职务,1987年退休。

齐国凡的大半生都在与地质学打交道。1987年退休后,浙江老家立即聘请他担任地质勘查总工程师,齐国凡拒绝了。“我当时就想一心一意搞科研。”

齐国凡所说的科研,就是化木。1984年他在湖北新洲调查武汉地壳稳定性时,发现了一棵大型化木,地质经验丰富的齐国凡认为这是宝贝,征得当地和学校同意后,他将其运回学校实验室。1985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著名古植物学家徐仁等11位教授聚集湖大研究监定,最终确认这是我国首次发现的,在世界上也极为珍贵的大型被子植物“武汉樟型木”,也就是樟树的祖先。

樟型化石的发现给了齐国凡极大的鼓舞,他相信新洲地区不仅只有这一棵化石木。1987年退休后,他背着地质包,开始深入新洲地区寻找化石木。功夫不负有心人,齐国凡找到了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1989年1月,《人民日报》、《科技日报》、《文汇报》、《长江日报》等媒体纷纷发表文章《湖北阳逻发现大型被子植物化石群》,报道了我国这一重大科研发现。

自然界的种子植物分为裸子植物和被子植物,植物化石对地质学、生物学、气候学、环境学等都是非常珍贵的科学资料。之前,全国各地发现的木化石均为裸子植物树种,武汉阳逻地区发现的化石木群,是我国首次发现的、独一无二的被子植物化石木群。

这一大型被子植物化石群的发现,也揭开250万年前长江中下游的气候面纱:与现代比,年平均气温高5度左右,属于热带--亚热带气候。

被子植物化石群的首次发现为齐国凡也带来了丰富的研究内容。从上世纪80年代一直到2005年前后,他一直工作在科研第一线。20多年里,阳逻成为他的第二个家,他一方面继续寻找采集化木石,共计采集大小化石木标本600余块,重量达数十吨;另一方面对这些“宝贝”进行室内切片、鉴定、研究,关于被子植物的研究成果相继发表在《植物学报》、《古生物学报》等刊物上,填补了我国新生代被子植物化石木群的空白,丰富了世界植物研究资料。

2005年,80岁的齐国凡和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杨家驹等共同编写出版《中国武汉被子植物化石木群》,该书以齐国凡教授20多年野外采集回来的500余件化石木为标本,在室内切片后,依据仪器观察、研究、鉴定等取得第一手资料撰写。专著分为九章,包括化石木的产地位置、发掘过程、埋藏岩层、地质年代、化石木的形成和来源等,曾任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的李承森介绍说,“该书为我国地质、生物学家研究提供了新的有力的研究材料,丰富了长江中下游新近纪地质古植物、古气候、古环境等问题的新论据。”

     

摆放在齐国凡家中的化木石

跌宕人生:电影《归来》真实上演

60岁全心投入科研,90岁还在写书,《惊世化石木》出版后,齐国凡说,他当年对中央信访局代号“401”首长“好好工作、贡献国家”的承诺已算完成,“此生无憾”。

在现代电影《归来》里,呈现了文革期间劳改犯陆焉识因思念亲人偷跑回家的惊险过程,同样的经历曾在齐国凡40多岁的人生里真实上演。1969年,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齐国凡被长江工程大学解职,遣送回青田老家进行改造。老家人多地少,他被安排独自一人到深山老林种植药材,荒山野莽、衣衫褴褛、鸟兽为伍、食不果腹。

由于思念亲人,在过了4年野人生活后,1972年,齐国凡辗转回到江城,偷偷回家探望妻儿,却被升格为逃犯。漆黑的楼道,妻儿呜咽,齐国凡忍痛离去。他开始往返北京和武汉,不断上访。最终,在第16次上访时,中央信访局代号“401”的首长接待了他。在首长的调查帮助下,1973年,齐国凡按政策被平反。

401首长对充满感谢的齐国凡说,“如果真要感谢,就好好工作,在地质学研究中干出成绩。”

“好”!

一份承诺,一生追求。

如今,91岁的齐国凡“每天的生活都很幸福”。他与92岁的妻子都住在梨园医院,妻子徐敏曾是美术老师,出版过多部专著,现患病在床不能说话,“我们每天能见上一面,通过眼神看看彼此,已是最大的幸福。”齐国凡说。而关于化石木的研究,“希望通过自传作品最后进行总结与呈现。”

 

原文链接:http://xb.cnhubu.com/HTML/2015-11-17/2015-11-17100842.html

原文刊载于《湖北大学报》第1081期,转载请注明来源。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网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