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校友会 ● 基金会
推荐新闻

湖大学人

您的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湖大学人  >  正文

王文卿:从“学界夫子”到“太极达人”的况味人生

作者:通识教育学院   编辑:鲜文涛    来源:通识教育学院  发布时间:2016/09/19

王文卿(1934.2—),湖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退休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任湖大政治教育系主任、湖北省马恩列斯毛著作研究会会长、湖北省哲学学会秘书长。在担任政教系主任期间首创国际贸易专业;为师范类学生编纂一系列哲学教材;多次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退休后,他则摇身一变成为精通“十八般武艺”的太极达人,并斩获2007年第五届香港国际武术节金牌、厦门国际武术大赛优秀奖。

学当为夫子,教当如春蚕,督察无余力,改革稳准狠,太极拳法练,数年一日长。从王老矫健而坚定的步伐中,豁达慈爱的笑容里,我们看到了时代和岁月为这位风华老人锻造的一颗“太极”心。

人大提前毕业的“夫子”

清晨5点的大学校园里,天还未亮。一位老人背着一把大刀,拎着装满练武装备的手提袋,独自穿越林荫小道,走向操场。一年365天,几乎是风雨无阻,他每天都坚持一招一式地练习超过两小时的拳法、刀法以及太极。

你也许想象不到,这位多次斩获过国际武大奖的武林高手,也曾是学问深厚的儒“夫子”。

1956年,王文卿成为中国人民大学第一届哲学本科生。在当时,哲学是十分热门的专业,尤以人大的哲学为首,专业排名尚在清华、北大之前。区别于现在的哲学学科,那时的哲学涵盖文理,课程内容丰富,既要学自然科学也要学社会科学类课程。由于课程繁重且要求很高,哲学专业的培养时限较一般专业更长,学制为5年。

“当初进入人大哲学专业,似是一个巧合,又是命中注定。本来是想学物理专业的,因为当时参加了人大提前组织的单独招生考试,再加上哲学专业学习的内容也包括了物理、数学等学科,我成为了人大首届哲学本科生。这也算是偶然中有必然,必然中有偶然!”王文卿笑着道出了自己与哲学专业的缘分。

当时新中国成立不久,大学生奇缺,整个社会对大学生的期望值很高,大学生们也都有一股学好本领报效祖国的使命感。其中,人大哲学系的师资力量尤为雄厚,教师大多来自中国科学院等著名学术机构的著名学者,比如那时他们的数学老师就是中科院数学所的副所长。王文卿说,“那时候课程很多,但当时每个人都很刻苦。除了吃饭和睡觉,我们基本上都在读书。也没有周末一说,但凡有点什么事情耽误去图书馆看书,我们都会觉得一种有什么事没完成的歉疚感。”他回忆起大学时的一件小事,有一次老师在班上发毕业去向表让整个班的同学填写,然后回收反馈给学校。“我当时的第一念头就填了一行字——为报效祖国而努力学习,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王文卿告诉说,那个年代,大家就是有这么一种朴素的国家情怀,大学生的生活也非常简单,“每一个人都非常珍惜时间,如饥似渴地吸收着知识。我也因为嗜读成性,被同学们戏称为‘夫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刚大三的时候,王文卿就成功发表论文《论比较性与偶然性》,成为系里200多个学生中第一个发表论文的在读本科生。这也使得本应五年才毕业的他,提前到三年半即1960年4月就留校从事教学研究。由于家人的原因,王文卿不久即从人大离开到湖南大学,依然从事教研工作。直至1966年文革开始,王文卿才回到家乡武汉,并于1972年调入武汉师范学院(湖北大学前身)。

政教系里的“双肩挑”主任

“哲学是聪明学,学习哲学让我学会了一种观察问题和分析问题的能力,让我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用全面发展的观点看问题,提高自己的思维能力和方法。”当被问起多年学习哲学最大的收获时,王文卿如此表示。“在哲学教学中,除了教给学生具体的知识外,我最希望通过哲学教会他们一种思维方法,这对他们将终生受益。”

起初,武汉师院并没有哲学系,哲学专业从属于政治教育系。王文卿不仅搞业务,还担任政教系主任职务。期间他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教师教学质量提高、教材重编和教学改革三个方面。当时,政教系受困于师资薄弱,只开设了公共课《马列主义教育史》,并没有开设与哲学相关的专业课,这对于本专业学生的培养来讲,无疑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与之前自己在人大所学比起来,相差很大。于是在1974年,王文卿就新开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原理》和《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原著》两门课。后来在此基础上,经过王文卿和系里其他老师的努力,成功申请到了马克思主义原理的硕士点。

为了提高系里的师资力量,王文卿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一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把一批年轻教师送去人大、北师大等高校进修,让他们有更多机会接触知名专家学者并向他们学习。二是想方设法邀请一批全国一流专家前来讲课,其中包括他就读人大时的老师和同学,很多都是学界知名的学者。真正是“没有讲课费,全都凭感情友谊叫来的。”三是狠抓教学改革,加强学生实践能力。“为了紧密结合社会对人才培养的要求,我们当时在课程教学和实习实践环节采取了很多措施,实施了许多改革。当时就是为了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并没有刻意为报奖而工作,但工作做扎实了,后来申报教学成果奖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王文卿介绍,他于1989年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并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之后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四是教材建设。当时已有的教材分别为由肖前主编的哲学系专业教材以及李秀林、艾思奇、吴传起主编的综合类高校公共课教材,而师范类院校在当时并没有适应自己人才培养定位要求的教材,不仅是哲学系,经济学等专业也是如此。师范类院校教材难度介于专业教材与公共课教材之间,王文卿认为当务之急是为更好培养师范类人才,编篡一套适用于高等师范类院校的教材。王文卿承担起了这个任务,牵头中南地区师范院校,并与华中师范大学的李本先老师、河南大学王文老师一起编著这套数量为十几本的师范院校政治系系列教材。为了让系里的各老师能有所提高,王文卿力主让他们尽可能都参与到教材的建设上来,担任编辑等职务。

王文卿还主编了《马克思主义原理》和《简明哲学词典》等工具书,之后又受教育部邀请主编《社会主义理论》。“通过这些大的学术团队工作,我们锻炼了一批学术梯队力量,其中有许多人已经成长为学术带头人或学术骨干,最典型如湖大唯一的长江学者江畅教授。”说到这里,王文卿露出欣慰的笑容。

创建国贸专业的“吃螃蟹者”

在担任政教系主任期间,王文卿力主创办国际贸易专业,与华中工业大学(现为华中科技大学)共同成为在湖北最早开设国际贸易专业的院校。这一“敢第一个吃螃蟹”的举动在当时遭遇了极大的质疑:政教系办国贸,简直是开国际玩笑!但王文卿自有其高瞻远瞩的原因,也形成了始创国贸专业的具体想法:一是为了适应国家改革开放时期对人才培养的需求,二是为了面向社会需求调整自身的专业和学科发展。的确,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市场迅速被打开,由于经济发展的需要,新兴专业国际贸易有巨大的市场需求量。但同时由于是新专业,“国贸为何”、“如何办”是面临的最为棘手的难题。针对这些难题,王文卿当机立断挑选了当时经济学的李学东老师来筹办国际贸易专业。通过让李学东等老师亲自去北京外经贸大学走访学习、邀请该校教授前来传经等“走出去”和“引进来”相结合的办法,制定了详备的国贸专业建设方案。

万事开头难!但在回忆起当初创建国际贸易专业的情境时,王文卿反复回答并强调:“只要坚持不懈,没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创立国贸专业在当时首要难题是师资队伍的建设,再加上当时高校待遇较低,经贸专业师资很多都流向了外贸公司等单位,使得当时新成立的国贸专业师资队伍建设举步维艰。针对这些困难,王文卿首先聘请了北京外经贸大学知名教授作为教学顾问,又从学生中选拔一批有潜力的队伍,让他们出去深造一年,优秀者作为师资储备。同时又采取了感情留人、待遇留人、事业留人的种种举措,在较短的时间内充实并加强了国贸专业的师资队伍。

“一主两翼,以国贸专业知识为主干,以外语和计算机操作能力为两翼,尤其强化外语的水平。因此,当时国贸专业学生的英语学习强度基本上与英语专业是一样的。”谈起创建国贸专业时候的教学理念,王文卿反复强调外语的重要性。“当时对外贸易刚刚兴起,精通外语、懂得国际贸易业务的人才稀缺。很多用人单位将学生的外语能力放在首位,能不能说,能不能翻译,能不能接待外宾,这些对于一个用人单位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也是用人单位衡量国贸专业人才培养质量的最主要方面。”当初国贸专业的很多毕业生如今已成为活跃在商贸领域的精英骨干,看到曾经学生们的成绩,王文卿也欣慰地感慨道:“事实证明,这样的办学方针培养出的人才确实水平比较高。”政治教育系的国贸专业后来与经济管理系的经济管理专业合并,如今是商学院的学科专业主体构成之一。

退休后太极界的“武术达人”

1997年,王文卿从政教系退休后,并没有闲下来,“以前在人大读书时外号‘夫子’,是由于太喜欢读书,平时不怎么运动。自己工作了一辈子,晚年希望能好好休息、好好生活。”一开始,他采取每天跑步锻炼的方法,早上五点起床,沿着学校体育场的400米跑道慢跑15圈,足足坚持了3年。200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王文卿发现练太极拳是锻炼身体的不错选择,便买来相关书籍和录像钻研学习,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16年间,王文卿风雨无阻、坚持练习。一年365天,每天凌晨五点起床,六点开始,打三小时太极拳——这就是王文卿的练拳时间表,“雷打不动、风雨无阻”。“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做事认真,能坚持,有恒心,不达目的不罢休。”无论是退休前从事教育工作,还是退休后练习武术太极,王文卿总是保持着这样的态度。

“做任何事坚持很重要,方法也很重要,对的方法可以让你事半功倍。”王文卿练功的方法与一般人有所不同,别人练功都是一招一式的循序渐进学起,而他则是直接看完整套招法,然后再逐渐参悟,“照葫芦画瓢”的比划下来。这也得益于王文卿的哲学功底深厚,他把哲学基本原理运用到了太极拳功法的理解上。

量的积累促成质的飞跃。2006年,王文卿在武汉市第二届武术大会上,获得了两项冠军;2007年,他在第五届香港国际武术节PK掉来自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多名运动员,获得了陈式太极拳冠军;斩获厦门国际武术大赛优秀奖;……此外他还研习了17套拳法、17套剑法、5套刀法,获得了武汉市体育局颁发的武术套路一级教练员证书。

谈起多年练习太极的感悟,王文卿说道:“打太极的前提是要求你全身放松,排除一切杂念。所以,通过练习太极可以克服浮躁的心情,让头脑更冷静,考虑问题更周到。这也是一种对人思想的修为——慢下来,不浮躁,处事不惊。”王文卿建议年轻人通过练习太极来修身养性,让自己保持客观分析问题的冷静和耐心,做到不轻易发火和生气。

访谈中,王文卿针对当前大学生就业难、创业更难的问题发表了看法:“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特点,这一代的年轻人在享受社会发展所带来的福利时,也要面对属于这个时代的困难。年轻人要勇于面对困难,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克服困难。就业难,就要有针对性地提高自己的就业竞争力,比如你的专业基础、口笔头表达能力、实际动手能力等等。在创业方面,一是要实事求是,认真做好社会调查和研究,要符合同期社会需要,充分考虑未来发展的前景如何;二是要根据自己的能力实际,脚踏实地、切忌好高骛远。目前大的社会环境的确诱惑很多,很难让人静下心来。但是,在学校你还必须静下心来学习。当你真正学习到本领后,有些难题就自然而然地迎刃而解了。否则光着急烦躁有什么用呢?只有当你冷静下来学习,不为大环境所扰,真正提高自己的思维水平和实践能力,无论是创业还是就业,你都会非常出色。”采访的最后,王文卿还深情寄语:“希望你们能认真学习,担负起肩上的责任,不负祖国和时代的期望!”

【走访后记】

人生是一场修行,耄耋之年的王文卿,坚持每天打太极、耍刀剑,劈叉、下腰毫不输于年轻人。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都化为沉甸甸的奖章、奖状,它们能铺满书桌,却不足以铺开王老的一生。念书求学时的真心、授课教学时的耐心、创办国贸时的恒心以及挥洒太极时的淡然之心,向我们展示着一颗经过岁月冲刷、经历雕琢后的“太极”之心——认真坚持、乐观从容。

本次走访及成稿过程中,得到学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宣传部、离退休处和通识教育学院等有关领导和老师的大力支持与帮助,新闻传播学院学通社对文稿修改提出了宝贵意见,在此一并致谢。

(文/通识教育学院2015级学生:李天舒、魏来、张筱星,指导老师/杨磊,完成单位/通识教育学院、离退休工作处)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网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