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校友会 ● 基金会
推荐新闻

媒体湖大

您的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湖大  >  正文

【武汉晚报】大学新生走进特警支队,见识帅气特警练就的绝活 50米外一枪爆核桃惊呆小伙伴

作者:杨蔚 黄赤橙 詹绾 魏医苗 杨焱雯 王静文 何晓刚   编辑:杨欣    来源:武汉晚报  发布时间:2017/09/12

一个标准动作没摆完手就酸了

在众位大学新生里,几个男孩子显得特别兴奋,在看特警们拆枪组枪时,眼睛更是眨都不眨。

挂钩,上弧,先初步进行简单的机械组合,然后对上槽子,枪托硬向上拍,弹夹从后往前安装……一把95式步枪,从拆卸到重新组装完成,前后不到一分钟。“像这样将一把95式突击步枪拆分重组,平均都在38秒到40秒,最快的可以达到30秒。”突击大队中队长郑宵介绍,“手枪就更简单了,拆完只用6秒钟。”

“来,我试试!”特警刚把枪支组装完毕,湖北大学新闻与传播专业的徐民森卷起袖子,自告奋勇要“摸枪”。原来,徐民森从小就喜欢枪械,高考时没能考上军校是他心里的遗憾。“这次算是圆了自己的‘枪械梦’。”

“来,逐步调整呼吸,用枪的后半部分抵住肩窝,闭住左眼,右眼正视前方。”“双腿不要直立,稍稍弯曲,始终保持向前进的状态。”……没想到特警做得好像很简单,但自己一个标准动作还没摆完,徐民森便向同学“哭诉”:“手都酸了。”

有女同学见状不甘示弱,要来“比试一下”,没曾想在上膛时遭遇了尴尬:由于力气太小,用尽全力也拉不上去,后来还是在男生帮助下才成功将子弹上膛。

特警介绍,一把普通的95式突击步枪不加子弹就重达3.25公斤。因此,女同学们称它是“减肥神器”。

想成为“枪王师姐”一样的特警

大学生练习战术动作

在昨天的活动现场,让这些大学新生惊喜的是,竟在特警支队见到了“枪王师姐”——伍淼。

2014年毕业于湖北大学体育专业的伍淼,回想读大学的时光,十分怀念。大二选修课上接触瑜伽,成为瑜伽教练,对后来成为特警后射击的心态平和、肌肉训练都有很好的帮助。2015年踏进警营的伍淼对学弟学妹们说,当她终于穿上自己心仪的特警服后才感到,这份职业带来的不仅是帅气和英姿飒爽,更多的是穿上警服、头顶国徽时,明白了肩上所负的责任。

“我希望成为师姐一样的特警队员,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大家。”湖北大学新闻传播专业的王雨晴说,她知道要成为一名女特警肯定要求非常高,要经历的困难肯定也不会很少。但她会尽力通过努力达成所愿。

帅气,是参加此次活动的湖北大学的新生们在此之前对特警的印象。但昨天,他们跟随着武汉晚报记者走进特警支队后,由衷感叹,帅气背后还有更多的艰辛。

上午10点,大学生们抵达特警支队,此时,六名特警早已等候在警体馆内。6名“猛士突击队”的特警,现场给同学们表演了战术枪操、拆枪组枪。同学们一边叫好一边目不转睛地观看。光看还不过瘾,同学们还在特警的指导下有模有样地学着拆组枪支、端枪前进。没想到看着轻松的动作,自己做起来却很困难,不一会儿便有同学直喊手酸。

此外,同学们还看到了真正的狙击手射击。狙击手瞄准50米外的核桃,扣动扳机,精准将核桃打碎。引得在防弹玻璃门里观看的同学们连连鼓掌。

更让这些大学新生惊喜的是,前不久刚获得武汉市公安机关2017年度“枪王”称号的伍淼也来到了现场。得知“枪王”也毕业于湖北大学,同学们围着“枪王师姐”吵着要听她讲自己从一名普通特警到“枪王”的故事。同学们听完后纷纷表示“特别燃”,直呼“毕业后,我也要成为你!”

“从前只是在警匪片中了解特警,从来没有亲身接触过。”湖北大学新闻传播专业王孟玮说,真正摸到沉甸甸的枪支,才感觉特警工作真的很艰辛,这不仅是一项体力活,更是一项技术活。“是他们的坚守,给我们带来了无形却深沉的安全感。”

港片中多数狙击细节都很假

用镜子反射人影然后射击、人跑过随便一击便击中、安装消音器进行无声狙击……这些在电视剧、港片中的情节曾让无数学生为英雄鼓掌。而昨天,在看完真实的狙击现场后,同学们不禁感叹:“我们被电视剧骗得好惨。”

现场展示时,狙击手的目标并非靶标,而是靶标上悬挂的一枚核桃。50米外趴下、瞄准、射击,核桃瞬间被打得粉碎。子弹射出时,巨大的枪响猝不及防地“轰炸”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尽管隔着防弹玻璃窗,同学们还是都被吓了一大跳。

“电视剧里狙击手狙击时声音没有这么大呀?”第一枪放完,有同学拉着伍淼问。“这就是真实的声音,电视剧里都是假的。在港片里出现比较多的消音器,我们执行任务时一般不用。”

“但最近大热的《战狼2》里还原度还是比较高的。”狙击手小虞说,主演吴京为了拍戏还曾专门到特警部队训练过。

“这种场面实在太难得了!”播音专业的刘成毅看完后惊叹,“平安武汉真不是虚的,他们的存在本身就已经给予我们非常大的安全感了。”

训练最难的是耐得住寂寞

训练最难的是耐得住寂寞

在防弹玻璃后看着狙击手用高准狙击枪精准射击后,同学们一涌而出,围到两把高准狙击枪旁。

“最难的是控制枪口稳定,训练要耐得住寂寞。”狙击手小虞说,他2012年从三峡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因为心里一直有个特警梦,后来干脆辞职考了特警。以前在摸爬滚打的训练时,小虞特别羡慕狙击手,“当时看狙击手训练就是趴着,觉得特别幸福。”但当他做起了狙击手时,才知道“一动不动”是最难的煎熬。

“狙击的枪口动一毫米,射击的精准都差之千里。”小虞说,因此他经常趴在地上想尽各种办法控制枪口的稳定。

首先是呼吸,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控制呼吸稳定。“再就是拿树叶放在枪口,不让它掉下来。”小虞说,喉咙痒了,憋着,身上痒了,不挠,要让自己保持一个稳定的姿势,一趴就是几个小时。“我们不希望实际中需要靠狙击来解决问题。但我们时刻准备着。”

“都说从来就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湖北大学新闻传播专业王孟玮说,以前只知道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安全的城市,现在才知道,为什么这么安全。

 

原文链接:http://whwb.cjn.cn/html/2017-09/11/content_5635904.htm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网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