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校友会 ● 基金会

理论学习

您的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理论学习  >  正文

治国理政新实践:古老母亲河谱写新篇章

作者:   编辑:张双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5/13

这是一条横贯东西的古老母亲河;

这是一条加速腾飞的黄金经济带。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瞻远瞩、审时度势,把生态环境保护摆上优先地 位,以改革激发活力、以创新增强动力、以开放提升竞争力,依托长 江黄金水道,大力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这一重大国家战略,一曲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长江之歌正在神州大地上唱响,母亲河焕发出了新的生机与活力。

放眼长远,谋划战略新棋局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长江,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千百年来,以水为纽带,连接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带给世世代代 的人们灌溉之利、舟楫之便、鱼米之裕,始终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 中占有重要地位。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长江流域经济社会迅猛发展,综合实力快速提升,是我国经济的重心所在、活力所在。这里拥有货运量位居 全球内河第一的黄金水道,拥有上海、江苏、浙江等我国经济最发达和城乡居民最富庶的地方……

然而,这只是硬币的一面。

翻开另一面,这也是一条东中西发展不均衡的经济带。如果把长江看作一条龙,作为“龙头”的长 三角等东部地区代表着中国经济发展的最高水平,而作为“龙 身”、“龙尾”的沿江中西部地区,大多仍属于发展相对滞后的“洼地”。“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虽然“同饮一江水”,但是区域内经济发展极不平衡,总 体上呈现出自东向西发展水平渐弱的格局。

这还是一条被“割裂”的经济带。政策缺乏协同、市场壁垒隐现、优势难以互补,一颗颗城市“珍珠”散落无序,产业同质化现象大量存在,航道下游“卡脖子”、中游“梗阻”、上游“瓶颈”、支流“不畅”等问题突出。

这又是一条环保警钟长鸣的经济带。一些地方无视长江水环境,在沿江地区密集布局高污染企业,长江生态系统警钟不时敲响,中下游水质不断恶化,河湖湿地萎缩,顶级物种纷纷告急……

人类因水而兴。从沿海起步先行、溯内河向纵深腹地梯度发展,是世界经济史上的一个重要规律,也是许多发达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共同经历。20世纪密西西比河流域的发展推动了美国崛起,莱茵河流域发展促进了法国、德国和荷兰的繁荣。

长江横贯东中西,连接东部沿海和广袤内陆,也是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 重要纽带。流域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 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40%。依托黄金水道打造长江经济带,大力构建绿色生态廊 道、建设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和现代产业走廊,发展沿江的长三角、长江中游和成渝三大城市群,具有独特的优势和巨大的潜力。

如何依托这条黄金水道,为内河经济带建设提供支撑,为东中西协调发展奠定基础,为陆海双向开放创造条件,为生态文明建设做好示范,形成上中下游优势互补、协作互动的格局,使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时代需要对长江经济带进行新的谋划。

站在时空交汇的重要节点上,纵览风云,经略八方,习近平总书记为长江流域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2013年7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武汉考察时提出, “长江流域要加强合作,充分发挥内河航运作用,发展江海联运,把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重塑长江黄金经济带的大幕就此拉开。

三年多来,总书记调研考察的脚步,横贯大江东西。一路走来,不同的风景,一样的期许:

——2013年11月,湖南。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湖南发挥作为东部沿海地区和中西部地区过渡带、长江开放经济带和沿海开放经济带结合部的区位优势,抓住产业梯度转移和国家支持中西部地区发展的重大机遇。”

——2014年5月,上海。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发挥上海在长三角地区合作和交流中的龙头带动作用,既是上海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中央赋予上海的一项重要使命。

——今年1月,重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把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创新驱动带、协调发展带。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一盘纵横捭阖的战略新棋局,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下悄然展开。2014年3月,“依托 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被正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2014 年9月,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正式发布。2015年11月,“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以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为基础,以 ‘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为引领,形成沿海沿江沿线经济带为主的纵向横向经济轴带。”2016年1月26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 组第十二次会议强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理念要先进,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把生态环境保护摆上优先地位。

从巴山蜀水到江南水乡,依托黄金水道打造长江经济带,为长江巨龙涂上了点睛之笔。让龙头抬起来、龙身动起来、龙尾摆起来,横跨我国东中西部的长江巨龙将以崭新的姿态,腾飞。

黄金水道,畅通交通大走廊

江河滔滔,其势在畅。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实现货畅其流,至关重要。

与很多地方相比,长江的交通网不可谓不密,水路、铁路、公路、民航、管道等多种运输方式也不 可谓不发达。但与长江经济带肩负的潜力和被赋予的使命相比,还 有很长的路要走:航运潜能尚未充分发挥,高等级航道比重不高,高效集疏运体系尚未形成;东西向铁路、公路运输能力不足,南北向通道能力紧张,向西开放的国 际通道能力薄弱;网络结构不完善,覆盖广度不够,通达深度不足;各种运输方式衔接不畅,铁水、公水、空铁等尚未实现有效衔接……

问题就是实际、就是方向、就是“有的放矢”的靶子。党的十八大以来,“建设综合立体交通走 廊”的思路更加清晰、脚步更加坚定。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 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建成安全便捷、绿色低碳的综合立体交通走廊。为统筹长江经济带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我国还特意编 制了《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规划(2014-2020年)》。

三年多来,航道畅通、枢纽互通、江海联通的捷报频传。

——在上游,地处西南内陆、不沿边不靠海的重庆,以铁、水、空三大枢纽、三大口岸和三个保税区为载体,构建覆盖全市的对外开放平台体系,去年上半年进出口总额和跨境人民币结算规模都居中西部首位。

——在中游,湖北荆江河段航道整治工程进入试运行,枯水期最小维护水深提高至3.5米以上,可满足万吨级船队和3000吨级货船双向通航。中游通则长江畅,长江中游航运瓶颈被初步打通。

——在下游,海铁联运、江海联运战略让宁波港焕发新生。来自江西上饶、安徽合肥等地的货运班 列抵达后,可就地完成装卸,从宁波出海,驶往东南亚、欧洲、非 洲。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二期工程已经开工,今后,5万吨级海轮可从长江口直达南京港,10万吨级及以上海轮也可减载乘潮抵达。

——在全流域,2014年7月1日,沪汉蓉客运专线全线开通动车组,长江经济带铁路快速大通道真正形成。这条大通道把长三角地区、华中地区和川渝地区紧密联系起来,最快的一趟列车全程只需15个小时,人们完全可以朝出锦官城、夜享外滩景。

路通到哪里,合作就延展到哪里。大平台、大通道、大通关带来高效率。加速推进的综合立体交通 走廊和多式联运,成为长江经济带东中西部协调和全域改革发展的 战略支撑。按照规划,到2020年,长江经济带年货运量将从2013年的179亿吨增长到270亿吨,客运量也将从181亿人次增加到310亿人次。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网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